【废死该不该?系列2】夫用餐时被刺颈亡遗孀:兇手判死本该如此【废死该不该?系列2】夫用餐时被刺颈亡遗孀:兇手判死本该如此【废死该不该?系列2】夫用餐时被刺颈亡遗孀:兇手判死本该如此

(槟城9日讯)60岁柯素慧的丈夫林强华,2年前在槟城五条路组屋下的茶室用餐时遭凶手从背后插刀,无辜枉死。案件在今年8月30日下判,当天她和儿子连法庭都没去,如常在家过日子。柯素慧说,被告被判处死刑本该如此,所以家人都没有特别的感受。

“他被判死刑,我们应该有什幺心情呢?其实没有什幺特别心情,就只是觉得应该是这样子(指判决)。”

政府有意废除强制死刑,柯素慧说,行凶者是死是活,丈夫也回不来,但法律还是应该要还给他们母子一个公道。

法律应还家属公道

坐在记者对面,2年多来承受丧夫之痛的柯素慧,控制着情绪和记者谈及丧夫2年多的心情,说着说着,泪水最后还是夺眶而出。

问她关于政府要废除死刑的看法,柯素慧初时说,丈夫命运如此,就算无法接受,也只能接受。

“这是政府的决定,我能做什幺?我该怎幺做?我也只有接受而已。”只是柯素慧担心如果对方被放出来后又再犯案杀人,那该怎幺办?柯素慧情绪有点小激动,红了眼眶说,“我不是想说要夺走人命(判死刑),但这对我们而言是一个公道,让我们在伤痛之中可以获得一丝安慰。”

柯素慧说,她和儿子已经接受事实,且也没想这幺多,只希望未来两人相依为命好好过生活。

“至于死刑废不废除,我也不想多谈,也做不到什幺,一切让政府自己决定吧,但我还是想说,先听听民意再决定。”

柯素慧说,母子俩现在只想放下一切,平静过生活。

傍晚6时,林强华和妻子在五条路组屋楼下的茶室用餐,突然被一名男子从背后举刀刺入颈项,当时柯秀慧的惊叫声引来邻桌食客及小贩的注意,凶手林合业当场被围捕,伤重的林强华被送到槟城医院抢救后不治。

凶手林合业同年4月14日被控上庭,被控刑事法典302条文的谋杀罪名,此案经过2年多的审讯后,今年8月30日宣判被告罪成,面对死刑。

活着要照样过日子

“沉溺在伤心痛苦中?这样的生活太难过了,我想他(丈夫)也不想我们这样过日子。”

柯素慧说,丈夫已经走了2年,活着的人还是要照样过日子。

平日母子俩不会特意提起丈夫的事情,免得触碰这慢慢正在结疤的伤口。

“在清明节和忌日,我们会拜祭他,但就是不时常把他挂在口中,那份爱和痛藏在心里就好。”

她说,虽然儿子没有开口,但她感受到,丈夫突然离开对儿子造成不小的打击。

“他还伤心,但幸好随着时间的流逝,这些痛也渐渐沖淡了,他如常上下班,只是还怀念着父亲。”

学会自己处理琐事

丈夫突然离去,柯素慧的生活也在一夜之间天翻地覆的改变,她说,丈夫生前从事海鲜批发生意,每天凌晨时分,她都与丈夫到七条路巴剎的批发市场依订单送货给客户。

“几十年来都是两人一起,现在只剩下我一人,什幺事都得亲力亲为,没人帮忙,初时还真不习惯。”

海鲜批发生意很少休假,柯素慧和丈夫过去数十年来都是两人一起用餐,外出都形影不离。

“有时忙着回不过神时,下意识我还会脱口喊出他的名字叫他帮忙,几十年来都习惯了,一时半刻也改不了。”

她说,丈夫在世时家里大大小小的问题多是他解决,丈夫走后,她学会自己去处理生活上的琐事。

“忙完工作,忙完琐事,我就看看电视节目或出去走走,或找朋友聊聊天吃东西,打发时间。”

她说,曾有过那一刻她也坚持得很辛苦,但一路走过来,就觉得没什幺值得埋怨了。

“虽然丈夫走了,可我还有一个儿子,我还有我的生活要过。”

儿子目前也还单身,与她同住。

儿子不想接手生意

柯素慧说,儿子并不想接手海鲜批发的生意,所以她只有继续下去,直到做不了。

“他有自己的工作,也有自己的生活,我不想强逼他接手这生意。”

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