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K:我不埋怨,不等于我应该怪你怨。

阿仙奴惨败1比5,我的心情,坏到透了。

让我心情更纳闷的,是跟好朋友的一番话。

*****

我记得我以前写过许多篇文章,劝年轻人当感到前路茫茫,搵唔到出路嘅时候,尽量不要放任自己去埋怨。理由係,「埋怨」帮唔到你解决问题,而且亦帮唔到你释放几多负面情绪;但长久嘅怨气却会一点一滴地蚕食你嘅斗志,打击你走出困局嘅机会。

埋怨对自己冇着数,呢个谂法,经过咗咁多年,我还是没有改变的。但当我们呢班上咗位,生活已经算係安定落嚟嘅中年人,望住一班还在苦苦挣扎嘅后生仔女,心中有说不出嘅怨气嘅时候,我们应该怪他们吗?

「依家呢班后生仔,净係识得日怨夜怨。真係唔掂。」朋友说。

「时代已经唔同了。应该接受现实啦。佢地有乜好怨?」又有另一个朋友说。

「佢地自己谂唔通遮,个个都埋怨读完书之后搵唔到应得嘅。个个都净係识行呢条路,其实识得谂,读少两年早啲出嚟做嘢,依家咪掂晒啰。」朋友补充说。

我忍唔住驳咀了:「只能够讲,今天呢个时势,读书多同少嘅分别,实际上比以前冇咁明显。但唔读咁多书,不等于你嘅机会就会多咗喎。社会上整体机会係少咗,这个是事实嘛。」

「机会几少,还是有人成功呀。」朋友回应:「係佢地心态唔好,所以影响佢地既成就。佢地自己根本都唔努力。」

这个时候,下半场开波了。我还来不及回应,就望见酒吧的电视萤光幕,阿仙奴被轰入第五球了。

输波让我心情坏透,再加上饮了点酒,我按捺不住,跟朋友就刚才的话题理论起来。

*****

在公司里,其中一件我最不喜欢的事,就是帮同事们certify入息,因为她们想申请公屋。

签个字,举手之劳,我当然不会介意。但我望见她们,大学毕业了,每天都努力工作,但她们想有个家,也只能寄望能分派到公营房屋。我听过有朋友说,这种人其实只是「冇大志」。但我总是不能同意。实情是,私营房屋的价钱,对她们来说是遥远得太夸张了。她们的薪金,我清楚不过,我儘管年年加佢地人工,要买私楼,难度还是挺高的。佢地只想要个自己既家,愿望也不见得过份,可见将来最有可能让「愿望实现」的,就是申请公屋,我觉得这是务实。为何要话人家「冇大志?」

我们这一代人,现在算是上了岸了。但当年我们出身的时候,我还未感受过那种近乎「绝望」的感觉的。怀着「希望」去工作,要做出成绩来,其实是容易得多的。

现在嘅后生仔,心中有怨气,我总觉得很自然吧。假如我是在这几年才出道的话,我也难保自己不会埋怨。

我不能说这是同情,但这个年代的后生仔,他们的路比我当年来得艰难,却是我不能否认的事实。他们有点负面情绪,其实也可以理解吧?

*****

这个想法,我肯定不是每个人也认同的。有些朋友还会觉得很反感,而且认为我在替他们的「唔长进」找籍口。

我不知道,我应该怎样向这些朋友解释。我只知道,只要你曾经尝试过做underdog的滋味,你就自然会感受到我所讲的。

我来自中产家庭,读过名校,也出过国留学。我身边有许多朋友,背景跟我很接近,也有些会比我更好。他们事业做得好,得到了成就,他们曾经付出过努力,这点我从不怀疑。但人总是会忘记,自己的出身,父母给你的教育、见识,在你的成就当中佔上很大比重。你不用忧柴忧米,不用怕万一选择错误会让你和家人手停口停,你自然会有勇气去尝试不同的路…直至找到一条适合自己的为止。你还忘记了,你以前读书时,考试前你有本钱把自己关在那间只属于你一个人的房间里温习,而人家可只能跟两个细佬妹share一张不到两呎的小书檯…诸如此类。

当你拥有一切upper hand,面对那些先天优势比你差一大截的人,对他们做得没有你成功,我们其实有没有资格批评?有没有资格去说他们只是不够努力?

我认为自己没有。

*****

写这段文字的时候,也许是酒气还未过吧;我总是没有办法将这堆文字有逻辑地组织起来。

我们如果认为,自己在社会里,属于那些「比较成功」的人的话,那我们就大方一点,对年轻后辈,宽容一点吧。今天的年轻人,要烦着他们的事情已经够多了,犯不着要我们这些老人家再去踩多他们几脚吧。有些人将社会分化撕裂,归咎后生仔「乜都怨乜都闹」,但我们这些中年人,对他们又何尝不是「乜都睇唔顺眼」?分化和撕裂是双向的,没有我们的自大,这个世代之间的分化撕裂,其实成不了事吧。

其实「紧人,鬆自己」,是否才是我们这代人的真实写照?

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